Racek

【HQ!东西】第二颗纽扣(完结)

第五章

 等待 
 
 
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东峰已经记得不清楚了,他只是像当机一样,脑子里不停地播放昨晚“梦中”西谷那张模糊的脸。 
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西谷哭着的脸。 
 
握着那颗纽扣,他做了一个决定。

  

东峰一直都不是多话的人,自那次聚会后,他更加沉默,在店里呆的时间也更长。 

和唯唯诺诺的自己不同,女儿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孩子,看着元气满满的女儿,他有时候会无法自抑地想到西谷,然后女儿就会很奇怪地看着刚才还微笑的爸爸为什么突然换上了一张要哭的脸。 

每年女儿过生日那天,东峰总是特别地开心,还会破例喝一点酒,也从来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15岁生日那天,快要上高中的女儿问自己,爸爸你为什么那么盼着我长大呢? 

本来是很平常的一个问题,但是东峰的笑容就那样凝固在脸上,他无奈地笑笑,就失魂落魄一般离开了现场,让所有人都觉得有些莫名。

我不能说,我真的不能说。 

怀着黑如深渊一样的悔恨和歉疚,东峰在心里对女儿,对妻子,说了千万次的抱歉。女儿18岁那年,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在全家盛宴庆祝的第二天一早,一家人和往常一样准备吃早饭的时候,东峰在妻子和女儿的面前,跪了下来。

女儿以为那是父亲难得地要开个玩笑,笑着说爸爸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妻子却平静地开了口,你终于要说了吗?

怀着如罪人一样的立场,东峰诧异地看向妻子。

你一直都带着一颗纽扣是吧,要么放在上衣左口袋里,要么紧紧地握在手里。结婚戒指你都十几年没带了,那应该不是一颗随随便便的纽扣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真的对不起……

无论觉得这句话有多苍白,东峰也只能一再重复。


送别女儿去上大学的当天,东峰也收拾行李,坐上了去东京的车。

 

第六章(西谷视角) 

溺水

 

那个晚上之后,西谷的生活平静地继续着,一如往常地训练,一如往常地比赛。

 生活开始有了变化,源自森田的一件礼物。

 前辈,喜欢这个吊坠吗?

 西谷抬起头,对上森田不同往日般的坚定眼神。

 前辈没有带那颗纽扣了吧?我知道的,那一定是东峰前辈的。前辈,不管你们发生了什么,我都不问,但是我不想再等了。

 这么说着的森田,把西谷抱在怀里,意外地抱得那么紧,完全不给西谷挣脱的机会。

然后,多年的单身生活结束了。西谷努力地让自己不再去想起东峰,努力地让自己做好一个男朋友的角色,努力地把那个晚上封印在心底,他觉得他打任何一场比赛都没有那么累过。

他觉得他这么多年的努力都像是他在那道伤口上缠了很厚的绷带,然后对自己说,我身上没有伤口,我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但是,看到东峰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继续欺骗自己,欺骗森田了。

  

东峰再次出现,是在那次十周年聚会十四年之后。

那个时候的西谷,已经从国家队退役,在东京一所高中当上了排球教练,森田依然是普通的上班族,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但西谷已经认定那将会是自己余生该有的样子了。

见到东峰的时候,显然东峰在躲避自己,他看着东峰慌乱地解释说自己是有事来东京,很快会回宫城,他看着东峰满身的漏洞,像他的颤抖一样。

 因为和他一样,自己也是一样地在伪装,在颤抖。 

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发现东峰好几次都在“跟踪”自己,你还是那样没用啊,旭,根本早就暴露了好吗……

 除了跟踪,东峰并没有做什么,但是那样对西谷也是一种煎熬,如果说26年来,远在宫城的东峰于自己是一种永远消除不掉的隐痛,那么现如今出现在东京的东峰随时会让自己崩溃。

 他害怕碰到东峰,却又期待碰到东峰,他努力地让自己眼里充满森田,却一再在森田身上看到东峰的影子。

  

旭,26年了,我从来都没有戒掉你啊。

 

前辈,你喜欢过我吗?

 一天晚上,把西谷压在身下的森田一再纠缠之后,抹掉西谷眼角的生理泪水,突兀地问了一句。

 当然喜欢啊。

 是吗?是哪种喜欢呢?

你怎么了?

 我在想什么前辈不知道吗?

 ……

 前辈什么都不说是吗?我来告诉前辈是怎样喜欢我的,前辈会每年1月1日买蛋糕回来,点上一只蜡烛,骗我说这是你过年的习惯。前辈会在很多时候叫东峰前辈的名字,做梦的时候,做爱的时候。前辈会很多时候看我看出了神,但眼里看的根本不是我。

 ……

 不是吗,前辈?

 ……

 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撒谎了是吗?十四年前,前辈接受了我给的吊坠,我知道前辈是在勉强自己,我告诉自己,没关系,我还可以等。十四年了,十四年了,和我在一起十四年了,东峰前辈一出现,我就知道这十四年的分量还是太轻了。我找东峰前辈聊过了,我能明白前辈为什么那么喜欢他,温柔,包容,看上去很没用,让人放心不下,但是决定了的事就再也不会改变。哈哈,前辈,我不怪你哦,我也不怪东峰前辈,我觉得我们三个都很努力,但是我们三个都那么痛苦。前辈觉得对不起我,所以不肯离开我,东峰前辈更是温柔地不愿意强迫你给答复,他甚至任何期待都不奢望,你知道吗,前辈,他说他这辈子能偶尔见一下你就够了,他等了那么多年,等到女儿长大成人,然后来找你,只要能看看你就满足了。我真是败了,为什么你们一个一个都那么温柔,又一个一个都这么顽固呢?我怎么赢得了?前辈你说啊,我怎么赢得了?


西谷什么也回答不了,他觉得他像一个溺水的人,看着另一个溺水的人,如果他向森田伸出手去,不过就是两个人一起赴死。

 

第七章

 尾声

  

早上起床做好两个人的早饭,然后叫西谷起床,两个人一起吃完饭,西谷去学校,自己去汽修店工作。如此这般的生活,已经开始了几个月了,东峰依然觉得像是做梦。

上班的时候也是快乐的,同事们都很和善,因为工作性质,女同事只有几个,一帮男人每天吵吵嚷嚷的,让东峰恍惚有当年在排球部的错觉。

 有时候会被西谷拉去打排球,除了在担任教练,西谷也组织着一只业余排球队,一群大叔不时会聚在一起来上一场,东峰当仁不让地成了新晋主攻手。时隔二十多年之后,能再次和西谷一起打排球,东峰总是会飘飘然想起高中时候的情景,只是体力不济,再也无法像当年那样一整天都在训练了。

 大部分时候,东峰都会比西谷醒得早,看着他那一小撮平时豪气冲天的亮黄色刘海服服帖帖地垂下来,就很想伸手去碰,他既怕弄醒西谷,又很想去摸,结果好几次就在纠结着的时候,发现再不起床就晚了,于是急急忙忙起床去做饭。

 有时候,经过大叔排球队的一场激战,东峰会累到第二天早上醒不了,于是,早上就会从厨房飘过来诡异的味道。一会儿,更加诡异的猪排拉面会被端上桌,东峰边想这也是猪排拉面的一种吧边愉快地吃下去,然后一起出门,各自上班。

  

东峰已经开始记不起之前痛哭过的那些夜晚了,看着重新被西谷戴在脖子上的那颗纽扣,他觉得时间就是从高中毕业那天,一下跳转到如今这个时刻的,幸福的日子像是新的图层一样覆盖掉了之前他们彼此漫长的等待。

 

End

 

抱歉,终于来把坑填平了,为自己的懒癌土下座,希望大家喜欢这个虐虐的故事。有个小伙伴说太虐了,最后的尾声我努力地甜了一下,希望有所成效。

 下次希望能把月影日和田缘生出来。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