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ek

【HQ!东西】第二颗纽扣(3&4)

第三章

重逢


毕业之后,东峰依然关注乌野的排球队,看着后辈们拿下一场又一场胜利,他的激动不亚于毕业之前。他深深地感激当年把自己拉回球场的队友,如果没有那三年的汗水,他注定平凡的人生将更加黯淡。

感谢排球,给了他可供回忆的青春,感谢排球,让他曾经和一个人“相爱”过。


虽然说不上多么热爱,但认定了一件事就不会偷懒的东峰已经开始显现出自家汽修店老板的气场了。虽然一如既往地看上去弱爆了,但了解他的父母和妹妹显然已经开始依赖他了。

这样很好,这样就够了。

我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

甚至人生新阶段的开启也没任何戏剧性可言,23岁那年,他很平常地和父母安排相亲的对象结了婚,第二年有了女儿。

每天早起开店,工作一天,回到家吃饭、睡觉,偶尔会和妻子女儿去一下公园什么的。这样的生活没什么好,也没什么不好,当然算不上有激情,但激情是什么呢?激情是学生时代的排球岁月,对他这样的人,毕业了就是要开始平凡的生活。

而在他平凡近于无趣的生活里,看西谷的比赛是他唯一的兴奋点。

从乌野毕业之后,西谷因为排球天赋被大学特招去了东京,后来进了职业排球队,个子也突破了170大关,继续作为天才自由人在球场上光芒四射。


他和西谷的人生都按照他一开始的设想那样展开着。


只是他并没有完全放弃排球,他加入了乌养教练组织的町内队,一是因为他可以从依然担任乌野排球队教练的乌养那里听到一些有关西谷的消息,二是他觉得这是他和西谷唯一的联系点了。

平安无事的生活持续了十年,毕业的第十年,他接到了菅原的电话,邀请他参加社团OB的聚会。

“之前那么多年毕业聚会你都没有参加,十周年了无论如何也要来吧?”菅原甚至都有些抱怨,“真是的,不明白你为什么每年都缺席,明明第一年参加的时候就很开心。”

不参加毕业聚会是因为他不敢,第一年参加的时候,西谷也去了。虽然从头到尾并没有出什么状况,但他从此决定不再参加了,西谷在场,他怕自己出什么差错,他怕自己拼命掩饰的东西超过了限度,而暴露在他曾经最信赖最亲爱的大家面前。

“你要不答应我可让大地给你打电话了哦。”菅原这样威胁他。

想起大地,时隔十年,他还是有点颤抖。而且十周年这个数字让他有些感慨。

“好,我会参加的。”最终他回复菅原。


聚会相当盛大,虽然是他们当年三年组的毕业十周年,但是当年一、二年级的后辈们都到了。十年过去了,大家都变了不少,但没多久,陌生感就在推杯换盏中消失了,东峰觉得他恍然回到了高中时代。

日向和影山依然平和地斗着嘴,月岛依然沉默,山口和谷地貌似成了西谷的超级粉丝,拉着西谷聊了很久,田中依然花痴着清水,虽然清水已经有了男朋友。他与大地和菅原平常地聊着天,一旁的缘下倒是一反常态地喝得很凶,木下和成田吵吵闹闹地陪着他一起喝。

他们续了一摊又一摊,生怕自己喝多说错话的东峰最后也抵挡不住醉意,头晕得厉害,眼前的事物开始摇晃,所有人的声音都变远了。

他看到西谷和月岛在谈话,因为隔得远,也因为大家实在太吵,也因为他喝多了,他一点都听不到他们在谈什么。


阿咧?月岛不是在银行工作吗?跟排球没有什么关系啊,怎么会跟西谷有那么多话聊呢?

明明最想和西谷说说话的是我啊……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我想见你,这些年一直都想见你……

我想你……

太好了,我来参加聚会太好了,我见到你了……


失去意识前,他最后的记忆是被人搀扶着进了一家旅馆,进了房间他就倒在了床上。

啊,是因为今晚见到西谷了,所以梦到西谷了吗?太好了,一个晚上我都不敢上前跟你搭话,梦里我终于可以了。西谷,跟我想得一样,你比以前更结实了呢,我终于触碰到你了,虽然是在梦里。

既然是做梦,那我可以说心里话了吧?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西谷,我想你,这些年我一直都想见你……

我可以抱抱你吗?可以啊,谢谢你啊,我好想抱抱你,想吻你,想……抱你……

你为什么哭了?你生气了吗?对不起,我高兴过头了,想着梦里没关系的。

唉?!你为什么吻了我?你没生我的气吗?

啊啊,你的吻太舒服了,在梦里我也没办法占据主动呢,你还是那么帅气,我还是什么都比不过你。

呐,西谷,因为是做梦,我可以抱你吗?

你为什么又哭了?对不起我弄疼你了吗?

我很想温柔地抱你的。

抱歉我忍不住了,我停不下来。

啊啊,神啊,求你不要让我醒来。


第二天,他醒来得很晚,伴随着昨晚旧梦的残余片段。

房间的床单很凌乱,他隐约觉得不对,只是喝醉的话不会弄得这么乱吧?而且!

而且,为什么我身上什么都没穿!

东峰拼命回想,却一无所获。

他穿上衣服,疑惑着整理了一下床铺,然后拉开了窗帘,刺眼的阳光照进来,他看到了床头的柜子上有什么东西。

他走过去,是一张纸,或者说是一封信,还有一个小小的香袋。

他拿起信,脑子一下子炸开了锅。


旭,

昨天晚上的不是做梦,趁着你酒醉,我诱惑了你。抱歉,我知道你有妻子,但是十年了,我也没能忍住。

虽然是醉酒之后的,虽然你一直以为是在做梦,但我已经满足了。

香袋里是你高中制服的第二课纽扣,抱歉我私自保存了十年,现在我还给你。

再见了,旭。

西谷



第四章

放手(西谷视角)


虽然我个子不高,但我对自己的技术是绝对自信的,我绝对可以成为我高个子队友的最坚实后盾。

哈哈,虽然有个前辈看上去好没用,明明长得那么高大。

一开始只是好奇于这个前辈高大外表和玻璃内心的反差,但没想到最后栽了进去,西谷在一年级快结束的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叫东峰旭的前辈。

虽然他们两个都是男人,但这对西谷来说不是问题。

什么同性恋异性恋,我才不管,我喜欢旭。


但是,告白之后,事情并没有顺利地展开。他生气东峰的懦弱,但也拿他没有办法。东峰毕业那天,他在社团里煽动大家最后打一场比赛,趁乱摘走了东峰制服的第二颗纽扣,随后轮到他毕业了,他带着那颗纽扣离开了宫城。


旭,你说过你会看我每一场比赛的是吗,那你看到我的出色表现了吗?

你看到我脖子上的丝带了吗?你的纽扣是我的幸运物,我每一场比赛都带着。


西谷从来都觉得生活是美好的,直到他碰到东峰。东峰是他身上唯一的伤口,白天在球场上他拼了命地练习,为了累到晚上睡得着,但是那道伤口每逢他失眠的晚上就在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他寄希望于时间能帮助自己,但希望落空,时间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地过去,东峰顽固地在他的梦里一再出现。梦里的东峰很爱自己,永远那么温柔,娇宠地吻自己、抱自己,每当这样的梦结束,他就在醒来的早晨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

你真是个元气饱满的单细胞啊!大学的队友、职业队的队友都这么对他说。

除了他一个在大学球队的后辈。

西谷前辈,你在拼命忍耐着什么吧?

被这个叫森田的后辈这么说的时候,说没有被安慰到是假的,他在全世界面前拼命掩饰的伤痕有了一个出口。

森田和那个人一样,都很温柔,但又和那个人不一样,森田不介意自己是个男人。虽然自己一直没有接受他,但森田一直跟在身边,他并没有很高的排球天赋,大学毕业后并没有能进入职业队,但他毕业后留在了东京,只要不工作就来西谷的家里。西谷其实不觉得森田是在纠缠,森田也并没有逼着他给出什么回复,就是每隔几天就来西谷家里,做饭、做家务,陪他说说话、喝喝酒。

“前辈,你把我当东峰前辈吧。”撑不下去的时候,森田就会拥自己入怀,温柔地吻去自己的泪水,温柔地做爱。负罪感不是没有,但每次森田都会说:“不是前辈的错,是我勉强前辈的。”

西谷痛恨这样的自己。


东峰毕业后的十年里,他回了很多次宫城,他总是偷偷地去东峰的汽修店周围,远远地看着东峰工作,他总是那么耐心温和地对待他的客人,有时候他的妻子会送来便当,有时候他会高高抱起女儿逗她玩。


旭,你过得很好啊,我还是开心的。你忘了我也没关系,至少你过得很幸福。


他从来没有找过东峰,但每一年乌野排球队的OB聚会他都会参加,期待能远远地看几眼东峰,但东峰只参加了一次就没再来过了。

直到东峰毕业十周年的那次。

他以为东峰早已忘掉了自己,但是那晚在旅馆房间里,醉酒的东峰颤抖着抱着他的时候,他知道了东峰和自己一样只是硬撑。

啊,十年了,旭,我们都忍了十年了,就这一次,就这一次也可以吧?

时间过得真慢啊,在东峰执拗地一次又一次向他索求的那个晚上,西谷把他们两个人的一切都回忆了一遍,他们的相识,他们的练习,他们的比赛,他们的胜利,他的告白,他的拒绝,他和他妻子女儿其乐融融的样子,他把森田当成东峰而敞开双腿接纳森田的样子。

那是一个疯狂的晚上,西谷觉得自己疯了,也从来没想到东峰也可以那样疯狂,也好,就让我们像疯子一样度过最后一个晚上吧。


第二天早上,西谷先醒了,他无法想象和东峰当面告别的场景,他留下了那封信,还有戴了十年的纽扣。


再见了,旭。



写在后面:

其实小排球的同人文一开始想写的是月影日三人的纠缠,但因为东西CP想得相对成熟一些,就先写东西了。这一章里铺了一些伏笔,当然是特别、特别地不明显,如果有余力有脑洞的话,这篇东西写完了会试试月影日,还有缘下,他的CP配谁我还没有完全想好。

愿你阅读愉快。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