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ek

存档灵魂:

听到冬天之风的第一声嚎叫——你没看见我们喉咙的飘泊中,那冬天的洁白?你没看见我们年青的躯体中。那封冻之树的可怕的美?呵我的世界,冬天的痛苦,是与我们已取得的,事物相对照的虚无的一切。

 

【加拿大】普里斯特

 

冬天是一根针
不谛听缝缀
穿破的肉体,无用的东西,
把僵硬的鸟儿一只只串在
电话线和车轮辙印上。

呵冬天
与我们的文明相对照的
被夯实的脏雪是什么?
冰的暴风雨、暴风雪是什么?
与我们已取得的事物相对照的
你最为封冻的时刻是什么?

我们也独特。
我们被嫁接在那圣形之外的空气中
我们也被熔在一起。
你没看见我们喉咙的飘泊中
那冬天的洁白?
你没看见我们年青的躯体中
那封冻之树的
可怕的美?

呵我的世界,冬天的痛苦
是与我们已取得的
事物相对照的虚无的一切。


评论

热度(21)

  1. Racek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2. x-bang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3.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到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