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ek

再不看岩井俊二就老了

       有些事,只要想做,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有些事不是。最近在看电影上印证了这个教训。

       读大学的时候,看了《情书》和《四月物语》,知道了岩井俊二这个名字。后来时不时看到一些文章里提到岩井俊二,总以大师相称。想着好东西总会相逢,等有机缘了再看吧这一等就过了六七年。直到最近,到了二十后半的年纪,忽然有兴致补一下岩井俊二的片子,便一口气看了六部。一部接一部的抑郁的观影体验让我确认了:如今的我,看岩井俊二,已经太老了。

       并非抑郁的观影体验就一定会让人讨厌某部片子,如果片子的阴暗正合了自己的心境,那么阴暗也会变成一种治愈。记得看完《颐和园》后,也被阴暗的剧情给郁闷到了,但在其后却不断地琢磨台词,不断地回想起人物,在回味中得到了某种解放感。因为《颐和园》对当时状态的自己是一种代言,余虹不断“下沉”的生活经历压制不了她对“想要活得更强烈一些”的执念,那样决绝的姿态让当时的自己获得了被表达的快感。

       而二十后半的人想要在岩井俊二那里寻求共振,怕是不可能了。岩井俊二的青春,是少年人的青春,是性情尚且执拗、视野尚不开阔、生活尚未复杂的青春,属于叛逆阶段的钻牛角尖的孩子。

       粗暴一点地划分,岩井俊二的电影分为两种,一种是温暖治愈的小清新,如《情书》《四月物语》《烟花》《鬼汤》《花与爱丽丝》,一种是压抑绝望的“残酷青春物语”,如《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梦旅人》。不论哪一种,都是嫩得出水的少年人,在干净的十几岁的日子里单纯地爱着、恨着、拥抱着、伤害着、孤独着、挣扎着。

       明亮的岩井俊二,是《四月物语》里的卯月,会为了爱情拼了命地学习,奇迹般地考到学长所在的大学,再次相逢之后也只是找到学长打工的书店,远远地、偷偷地看着学长;是《鬼汤》里的天使娜娜,费尽周折地“侵占”一郎的房间,只为熬一锅热汤,送城市里孤独的游魂去往天堂。阴郁的岩井俊二,是《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的莲见雄一,会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尽情地表达孤独、释放压抑,但现实生活中懦弱胆小,不敢向自己喜欢的女生表白,不敢保护喜欢自己的女生,不敢反抗同学的残暴欺侮,直到残酷的答案揭晓,虚拟空间里仅有的安慰成空,才爆乱地杀死毁灭自己希望的同伴;也是《梦旅人》里的可可,把自己的理想强加于人,碰了壁也以为只要自己死了,世界也要跟着末日。

       但是电影毕竟不是现实,如果电影只是现实的复刻,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理想之所以有意义,并不在于一定要到达,而在于指导方向。岩井俊二电影里过于耀眼的少年们,就像是一种脆弱的理想。正是因为现实中我们有如此这般如此那般移动不了的无奈,理想才作为镜子,站在我们庸常生活的对面,作为警醒和启示,使我们即使下坠,也不要那么心安理得。

       如果你正年少,或尚未疲累,赶紧看岩井俊二吧,再不看就老了。


评论(2)

热度(9)

  1. 花烬Racek 转载了此文字